登陆 |  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财基金持仓

低仓位跟着市场走不去预测市场 复利投资赚取高收益

发布时间:2016-08-03 06:50:05 | 来源:中财网

  私募高手独步股市“江湖”,风格从来不只一派。本周,《红周刊》记者独家专访的上海景富投资总经理祝巍,就是自成一派。他认为医药、消费和科技股是二级市场永恒的主题。他很少出去调研,其选择股票的基本信息都是来自公开资料。靠着买点的准确把握和对回撤的严格控制,用相对低的仓位去做复利投资,其代表私募产品“景富趋势成长一期”自2010年成立以来,累计收益率超过200%。“我的投资风格应该属于中短线见长,我很少预测市场,我觉得预测市场没有意义,而是应该面对市场的变化积极地做好准备。”祝巍对《红周刊》记者说。

  跟着市场走不去预测市场

  《红周刊》:本周三市场的一根大阴又让不少投资者坐不住了。甚至有声音说沪指可能会再次跌破2638点。您怎么看接下来的行情呢?

  祝巍:我总体还是偏乐观,未来市场震荡上行的概率较大。但熊市不会很快结束,因此短期上涨空间不会高,但往下跌的幅度应该也不会很大,而跌破2638点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红周刊》:您作出这种判断的原因是什么呢?

  祝巍:首先沪深两市的成交额还没有达到理想的状态,场内还是存量资金的博弈,没有大规模增量资金入场,这样的市场也就没有新“动力”。此外,从历史经验来看,熊市的调整时间一般需要两三年的时间,沪指从去年6月份5000点的高位跌下来到现在也才1年多的时间,熊市不会这么快就结束。

  《红周刊》:我们看到,目前市场中也有不少积极的因素,这对市场摆脱熊市也起到很正面的作用。

  祝巍:是的,比如说新任证监会主席上台后,在整顿市场、保护中小投资者方面都做出了很多努力,比如今年以来市场的监管,问询函在历史同期都是最多的。从大的方面看,在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型,以及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大背景下,一些新兴行业的上市公司利润也是在保持高增长。这一点很重要,他带来了股票中的结构性机会。

  我觉得预测市场没有太多意义,我们只要跟着市场走就行。在股市当中最轻松的赚钱方式,就是尊重趋势,在牛市的时候拼命赚钱,在熊市来临的时候能够及时地跑掉,并且控制好回撤。

  今年市场的行情分化得比较厉害,如果想要获得好的收益,还需要做精个股,在个股的选择上就要看你的研究做得是不是深入,对于市场热点的把握是否敏感。

  钟爱科技、医药和消费股

  《红周刊》:那您看好的机会都在哪些领域呢?

  祝巍:消费和医药,这是个永恒的主题,你可以轮动地去把握这些机会。当然你也可以自下而上地选公司,比如我近期比较关注的,OPPO手机的发展势头十分迅猛,销量已经赶超华为,所以做OPPO手机的一些上下游的企业,如设计、研发手机硬件的一些生产厂商,以及从事手机组装、销售的一些企业,其利润也应该会有可观的增长。

  像长盈精密,就是为OPPO手机生产金属机壳的企业,该公司近期拿到的订单数就创新高,从其预披露的中报业绩来看,今年上半年公司的净利润增长超过40%,其股价的表现也十分凌厉,2016年3月初至今,长盈精密股价累计上涨超过40%,而同期沪指上涨仅为10%。

  《红周刊》:看来您对科技、消费、医药三个行业情有独钟呀。应该说您的产品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和选择这些行业的股票不无关系。为什么这么看好呢,请您详细谈谈吧。

  祝巍:对于这三个板块的喜爱,一是有统计资料表明,A股过去10年上涨超过10倍的大牛股,剔除重组股和壳类股,基本上就集中在科技、消费和医药这三个板块。二是在我国经济结构转型过程中,高科技驱动下的新经济有可能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刚才提到了消费和医药则是一个永恒的主题,行业发展空间相对广阔,比如医药行业如果出现某项最新的研究成果能够解决一些疑难杂症,则会刺激医药公司不断走强。如去年10月份,蓝光发展宣布成功研制出世界领先的3D生物血管打印机,就拉动其股价在9个交易日内上涨超过30%。

  虽然一些夕阳行业不排除会出现一些交易机会,但机会相对较少,长期的跟踪可能就没有意义。

  《红周刊》: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某些品种会具备这三方面的特质,如医药从大方面来说就属于消费类,而医药行业的发展也就是科技的发展。

  祝巍:没错。

  《红周刊》:目前市场比较关注的中报行情,以及比较热门的板块如军工您会参与吗?

  祝巍:中报行情我会关注,那些业绩预告增长比较好的上市公司,如果它的“图形”也很漂亮,我会把它作为优先选择的投资标的。我说的漂亮“图形”不是指技术面的某一种形态,而是前期调整比较充分的,经过快速的下跌之后开始横向震荡,整理时间比较长,逐渐有要放量启动的状态,这个时候可能就会出现一些机会。

  军工板块我也看好,提升国防实力是国家的长期规划,对军工肯定是长期的利好,而且还有一些事件刺激,但因为我的盈利目标只有25%,再细分下来,我对具体公司的研究可能就没有那么仔细了。因为我对控制回撤的要求比较高,股价波动太大就少参与。

  《红周刊》:您是如何在这些行业和主题当中选出优质的上市公司呢?

  祝巍:其实这么多年积累下来,每晚我都会坚持3个小时左右进行复盘,市场中的很多股票我都已经较为熟悉。我每天都会翻看大量的研报,看看其中一些重要的数据,以及分析师在推荐哪些股票,看好的理由是什么,这些公司的基本面有什么变化。但不是说研报推荐什么就买什么,我只是以他们做参考做到心里有数,在比较好的时点再选择介入。也许很多人会说,我看研报看不出什么东西来,这就需要你长期的跟踪,看3个月和看3年的效果肯定是不一样的。

  《红周刊》:除了一些资料的研究,您会出去调研么?

  祝巍:我很少出去调研。通过一些信息、资料就能帮助你分辨出一家上市公司的优劣。当然,调研是了解上市公司的一个很好的途径,但你要清楚自己的优势在哪里,很多时候一些公开资料已经告诉你很多有效信息了,你只要把握好买点就可以了。买点非常重要。

  善于择时低仓位复利博取高收益

  《红周刊》:择时高手的练就不容易,在您看来,什么时点就是比较好的介入时点?

  祝巍:前面说我会比较偏好那些“图形”好看的公司,就是说调整得比较充分的,比如前期机构研究员都表示看好,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只股票突然出现了较大的跌幅,等到它开始企稳,同时量能也配合,我就会很关注。接下来再继续观察这家公司的基本面是否发生了一些变化导致它突然放量,比如这家公司公布了大股东增持或者员工股权激励计划等一些利好消息,以及该公司所处的行业也符合目前市场上资金偏好的热点,在这样的时点介入就比较理想。

  比如从事乳制品生产销售的皇氏集团,其股价从去年12月的30元左右高位一路下跌至今年6月的13元附近,在6月28日却突然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放量,我确认过它的基本面没有问题,同时公司还在积极搭建国内最大的幼教、动漫及娱乐新平台,再加上消费板块我们长期看好,因此在这个时点我们就敢大举买入。从6月28日起十几个交易日的时间,其股价从13元一路拉升至16元附近,也让我们获利颇丰。

  《红周刊》:那卖出的时点又该如何把握呢?

  祝巍:我们的持仓时间相对较短,普遍都只有两周左右的时间,卖出的时点主要由回撤来决定,我非常厌恶回撤,我们的规定是净值的回撤幅度必须控制在10个点以内,就是说如果产品的净值从最高点回撤了7%左右,那我基本上就清仓了,然后当成一个新产品重新开始二次建仓。虽然我们的盈利目标设置是25%,但是也不机械,会视市场情况随时调整,如果遇到牛市,那你的“胃口”就可以放大一点。

  《红周刊》:那您在建仓时又是如何操作的?

  祝巍:我们的建仓都是从“试错”开始的,比如你认为这个时点不错,可以先拿5%的仓位试一试,再试探性加仓。用很小的仓位买入之后发现效果并不理想,也就不再操作。很多人在建仓阶段,市场一旦出现下跌,会马上补仓将仓位扩大至20%或者更多,我觉得这很危险,因为市场万一再出现下跌,产品的回撤会十分明显。我的仓位变动主要视净值的变化而定,净值在起步阶段,保持轻仓,净值高的时候仓位可以适当放大。虽然我们现在因为长期交易,在选股、择时方面会更有经验,但也不会说看好哪只股票就满仓或者重仓,而是分散持股,这样风险更小。

  《红周刊》:20%这么低的仓位如何取得高收益呢?

  祝巍:“投资的威力在于复利增长”,可能早几年我还没有真正理解这句话,但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们的产品累计到这么高的收益可能就来自微不足道的复利。如何理解复利?比如大家都想买入那些上涨能超过10倍的大牛股,但找出来可能会很困难,而现在如果我有100万的资金,只要每年能保证25%的增长,到第10年就能有10倍的收益。当然听上去很简单,复利增长最重要的还需要能避免出现大幅度的回撤,这也是我将回撤放在优先关注事项清单首位的原因。

投资是没有尽头的“长跑”,也是一项系统性的工程,许多投资者可能过于急功近利,反而作出一些错误的决策导致功亏一篑,但像这种复利增长模式,时间越长生命力越顽强,收益也更惊人。